加入收藏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磐安县人民检察院组织干警职工参观"郑义门"
磐安县人民检察院组织
我县召开全县作风建设暨县纪委九届三次全体(扩大)会议
我县召开全县作风建设
图解2015磐安反腐成绩单
图解2015磐安反腐成绩
县纪委九届六次全体(扩大)会议暨全县作风建设大会召开
县纪委九届六次全体(扩
热门点击
  1. 把自己关进铁窗的看守所长
  2. 岂容"苍蝇"肆虐
  3. 防线,在红包前崩溃
  4. 国务院严肃处理青岛“11•22”中石化东
  5. 10年受贿3500余万元 刘铁男一审被判无期
  6. 武汉市新洲区潘塘街道腐败窝案查处纪实
  7. “土地爷”的“点金术”
  8. 台州市路桥区教育系统腐败窝案剖析
  9. “简朴”局长“供养”两情妇
  10. 入狱公安局长:看反腐报道学习如何避免被查处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廉政文化 > 警钟长鸣

防线,在红包前崩溃

时间:2015-01-13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

 安全生产人命关天。作为这项工作的监管者,仅有30多名正式员工的浙江省海宁市安监局,一个科级单位却有两名副科级干部、4名中层干部,因贪腐先后落马。他们利用手中权力,“成群结队”地走上腐败之路,令人痛心,引人深思。

  9月19日,海宁市安监局原副局长张国辉因受贿罪,被该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年10个月,并处没收财产5万元。

  在此之前,海宁市安监局原副局长卢朱平、行政审批科原科长董明祥、行业监察科原科长陈国荣、监督管理科原副科长董建平等4人已被判刑,该局办公室原主任陈新甫涉嫌受贿也已落马,目前在审查起诉中。

  贪欲,始于人情变味

  这些官员的落马,始于“人情”往来变味。

  其中卢朱平最为典型。他原本在海宁市广电局任职,2008年调任市安监局副局长,起初主要负责单位内部行政事务,确实也安分守己。2010年,他开始分管行政审批工作,负责对辖区内危险化工企业经营、烟花爆竹批发零售的审批。

  变化从此时开始。权力一到手,慢慢地,卢朱平身边的“朋友”也多了起来,而董明祥是其中的穿针引线者。因为从事行政审批,企业主的很多事情,如果没有他的“笔头划划”就办不成。所以,他们成了很多企业主“追捧”的对象。

  但董明祥的权力并非不受限制,因为卢朱平是他的顶头上司。不少事情,如果卢朱平不点头就办不成。这也是内部监督的一套程序。

  经过和董明祥“资源共享”,卢朱平的社交圈扩大了,经常和老板们一起吃吃喝喝,出入各种娱乐场所。时间长了,卢朱平开始和这些老板们称兄道弟。既然是“兄弟”,人情往来肯定少不了,卢朱平慢慢就对收受礼品习以为常了。

  这些人中,一个危险化工企业老板沈某是最“积极”的。2012年初,沈某抛开介绍人董明祥,直接和卢朱平挂上了钩,时不时到卢朱平办公室,送点超市券、加油卡,金额并不大,往往几百上千元。

  次数多了,两人越来越熟悉。一次,卢朱平得知沈某准备买辆二手车,因为是“好兄弟”,就随口说了句:“车子买来,先让我开开。”

  二手车买来后,沈某立即到卢朱平面前“献宝”。卢朱平开了一段时间后,就以2.5万元的价格从沈某手中将车子买走。可付钱时,卢朱平只给了沈某1万元,沈某照样不做声,反而给了卢朱平一张2.5万元的收据。

  这件事卢朱平没觉得什么,可看似大方的沈某却记得清清楚楚。卢朱平事发后,他一五一十地“倒”了出来,这也成为卢朱平受贿金额中最大的一笔。卢朱平在法庭上追悔莫及:“其实那时我手头有钱付车款,就是贪小便宜,知道沈某有求于我,想想不给也没关系。”

  法院认定,2010年至2013年,卢朱平利用担任市安监局副局长的职务便利,先后非法收受相关企业负责人以“拜年”等名义送的各种财物共计人民币13.06万元,并为他人谋取利益。

  主动出击,“声名”远播

  在已判刑的4人中,陈国荣受贿9万余元,是受贿数额最少的。但他“主动出击”,在海宁,不少企业主对他评价很差。

  在海宁和海盐交界处有一片石山。在地势平坦的海宁,这片石山成了重要的建筑石材来源地,成为很多矿山老板竞相投资的地方。

  早在2003年,陈国荣就负责监管石矿企业的安全生产。很快,这些矿山老板就发现陈国荣的手法:对不给他红包的,检查起来特别认真、仔细,哪怕发现一点小问题,也会严厉处罚,动不动就责令停产;如果企业给他送了红包,那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俞某是海宁一家石料公司的股东,因为实在吃不消陈国荣的这种检查方式,想方设法和他搞好关系,经常以拜年的名义给他送钱。

  从2006年起,陈国荣负责烟花爆竹监管工作,以前“对付”矿山老板的手法,被他用到“对付”烟花爆竹经营户上。2007年至2008年春节期间,陈国荣对非法经营烟花爆竹的打击力度很大,有些经营户稍有违规,就被他吊销许可证。

  到2009年,一些从打击中“反应”过来的经营户开始行动。很快,一个个红包通过不同渠道,辗转落入陈国荣口袋中。收到钱后,他立刻故态复萌,对送了钱的“放过一马”。

  值得注意的是,陈国荣还收另外的钱:一些具有烟花爆竹批发资格的企业负责人,为打击竞争对手,会给他送来红包,请他加大对竞争对手的“查处”力度。这种钱,陈国荣也照收不误。

  甚至对查获的部分非法烟花爆竹,陈国荣也不放过,贪心的他将此当成礼物,送到丈母娘家。陈国荣的丈母娘留下一些自用后,其余的卖给烟花爆竹经销商。于是,这些有安全隐患的烟花爆竹,再次回流到市场上。

  每逢节日,就特别“忙碌”

  这起窝案中,有一个规律:只要一逢春节,张国辉、卢朱平、董明祥、陈国荣、董建平就会非常“忙碌”。因为这时候,正是一些被他们监管的单位和个人找借口送红包的好时机。

  在这4人中,最“忙碌”的是董明祥。“交友广泛”的他,不断收取红包,然后分送给其他3人。

  卢某是海宁某化工公司负责人。为了和董明祥等人搞好关系,2012年和2013年春节时,他约了董明祥,一见面,卢某递上几个装着钱的信封,说向他们“拜年”。董明祥装模作样地推辞一下,然后收下信封,给自己留一个,其他的信封转交给陈国荣、卢朱平等人。

  在送礼者中,金某是一个特殊的人。他是董明祥的亲戚,也是一家矿山公司的老板。2010年和2011年,通过董明祥转交,金某将两个装有1000元现金的红包,分别送到陈国荣和董建平手里,转交红包的地点就在董明祥办公室。

  法院认定,2006年2月至案发,董明祥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矿山企业、烟花爆竹经营企业、危险化工企业、安全评价机构等相关人员所送财物共计14.43万元。

  办案人员发现,这些人在收取钱物时,心态是“大家都收,我为什么不收”,普遍认为“收个小礼”,没什么风险,即使被发现也只能算违纪,不会受到法律惩处。结果“温水煮青蛙”,积少成多,最终付出了沉重代价。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中共磐安县纪委  磐安县监察局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12 www.panan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84660007.com中兴网络
浙ICP备05039001号